一起建站专注于企业网站建设,为客户提供性价比高的建站方案,网站建设只需358元起。
先制作,后付款,保障客户资金安全
  • 全国企业建站
  • 创业学院网站建设公司|创业学院建网站多少钱|创业学院网站制作哪家好|创业学院企业网站设计|创业学院做网站公司--一起建站-模板建站
    一起建站是国内领先的网站建设公司,专业于创业网是国内领先的创业资讯和服务平台,提供权威的创业资讯和精准的品牌营销服务。以创业融资动态、创业学院、产品经理、人物访谈为内容驱动,与互联网创业者共同进步。

    杀死那家新三板公司

    2017-09-23
      做市商电话咨询,但并没帮上忙。海林公司几十家做市商,每一家持股量都不大。“没有人跟你同行。我们很早期进来的做市商,收益很大,早就把钱赚了,现在开始逐渐退出。”
      鼓励做市,鼓励股权分散,活跃交易形成公允价格,促成融资,这是新三板本来的逻辑。
      萧条的市场中,这个逻辑走向了另一个极端。
      做市商众多、股东人数庞大、业绩良好、股权分散、流动性好这些优点,都成了股价下跌的原罪——只有这样的公司还有可怜的流动性,可以套现。
      为了争夺仅有的兑现筹码的机会,持股者竞相报出低价。每天盘面上几万股,十几万股的交易,把几亿股本的新三板公司股价死死按在地板上:堵死了公司融资、并购的出路。
      造化弄人。市场的演变,远远超出了参与者的控制范围。
        ▲联讯证券是新三板上流动性最好的公司之一,换手率0.28%
      疯狂的二级市场
      “不是还没到年底吗,为什么这么着急卖?”过去三个月,大地公司股价暴跌70%,董事长王宏颇为无奈。
      拥有上千名股东的大地公司,流动性一直名列新三板前茅,被称作「小主板公司」。每到三六九月,特别是春节,公司股价就大跌。
      “有人要拿钱过年,有人离职了,要跟东家算账。大地公司是少数赚钱,而且还能卖得出去的股票。”
      公司正在融资中,投资机构早已谈妥。股价大跌,融资能否顺利完成,不确定性又增加了。
      王宏很不好受。
      “我没卖股票,我们所有的高管都没有卖股票。”在没有买盘的新三板,股价下跌多少,取决于最疯狂的卖家有多绝望。
      股价下跌过程中,几十家做市商集体观望,王宏理解他们的难处。但他没料到,给股价带来最后一击的也是做市商——一家做市商选择退出新三板。
      “他们把几百万股,在这么点成交的时候扔进市场。就是不做了,风控说新三板完了,止损。后面可能更低,他们是算这个账。”
      暴跌异常惨烈。
      最极端的一天,100万股抛向市场,不到公司总股本的千分之五,但股价毫无抵抗的下撤20%。直到净资产附近,买盘开始涌现。
      买盘的枯竭,来源于对政策预期的迷茫。2016创新层分层后,新三板制度建设便没有实质进展。流动性一揽子方案、私募做市、公募试点、双创债、大宗交易、三类股东问题,无一落实。
      对于制度亟待完善的新三板市场,一年多的政策真空期实在太漫长了。
      熊市不言底
      最近一次政策预期爽约,成为压垮市场信心,压垮大地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      年初,市场预期推出「精选层」,并引入竞价交易等制度。一些质地优秀,股权分散的公司被认为是精选层热门候选,股价大幅上涨。
      据知情人士透露:确有此方案,该方案被提交证监会,市场曾风传落地在即。但各部门意见不一致,该方案暂未通过。
      4月开始,做市指数持续下跌,不断创下历史新低。上涨的动力成为下跌的原因,精选层概念股成为重灾区——只有它们还有可怜的流动性,可以兑现出局。
      “我们的股票还能卖得出去,只要价格低了还是有人买。90%的企业,想卖没人买。” 王宏自嘲。
      做市商是新三板市场最大、最坚定的买家群体。过去三年,他们在这个市场投入上百亿。萧条的市场中,做市商成为压力最大的群体。
      做市库存股被记为交易类金融资产。假设某券商做市库存股40亿元,股价平均下跌1%,账面浮亏4000万。下跌10%,就是4个亿的浮亏。
      4月份以来,每个交易日浮亏上千万的做市商,大有人在。此前下注精选层的做市商,更是深陷其中。主流券商大多已经上市,董事长要为年报、股价负责,压力就更大。
      “做市可能是券商里面,利润亏损最大的部门。就算证券公司不景气,真正能亏钱的地方也不太多。”一家券商新三板人士表示。
      新三板作为券商里面的边缘业务,竟然成了亏损最大的部门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各家做市商,即便账上有钱,也不得不停止对新三板的投入。
      “熊市不言底。”一名券商做市负责人这么讲。
        ▲股价下跌过程几乎没有反弹
      失真的股价
      “政策预期好的时候,股价会领涨。遇到有冲击的时候,流动性好的股票也会领跌。” 董秘李磊所服务的朝阳公司股价已经跌去三分之一。
      “其实没有人在卖,基金没有卖,大股东也没有卖。整个市场没有新的资金,未来也很不明朗,大家没有预期,要砸盘就很容易。我们最多的一个股东卖了3万7000股,但股价已经下来20%。“
      新三板成为一个萎缩的市场,最核心的表现是——逐利资金只出不进。通过定增、老股转让等渠道进入的数千亿的资金悉数被埋。2016年后,主流渠道就停止了发行新三板产品。
      新三板股票又一次成为筹码,投资者关心的是如何尽快兑现离开这个市场,至于筹码背后对应的公司价值几何,并不重要。
      某种程度上,这成为一个轮回。2015年定增一票难求,股票也是筹码。两年过去,夺门而入变成了夺门而出,恍如隔世。
      李磊颇为乐观,他很愉快的向读懂君介绍三板市场的惨烈景象。最核心的原因在于:朝阳公司经营情况良好,还没有到短期内必须融资的地步。
      “公司需要融资的时候,二级市场的价格跟你的融资成功与否,定价的高低会有直接关系。如果不融资,股价就是一个「数」。”
      场内资金日渐枯竭,市场愈发严厉。成大生物(831550.OC)生产了中国一半的狂犬病疫苗,是新三板最有代表性的公司。最近三个月,股价从19.3元跌到16元,目前13倍市盈率。
      18%的下跌幅度,这是市场先生对股东众多的明星公司最优厚的待遇,只有像成大生物这样利润4.6亿,分红3.7亿的公司才能享有。
        ▲成大生物股价接近历史低点
      一旦遇到竞争能力稍弱的公司,市场先生就会挥起大刀向股价砍去。公司转型、业绩波动、亏损更是不可饶恕。
      流动性溢价变成流动性折价
      “要想追求市值,你就别做市,你就协议转让,因为你非常难控制股东。” 海林公司董秘张路欲哭无泪,股价从高点下跌了80%。
      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,海林公司最迫切的是扩充规模。去年公司营收规模大幅提高,但利润却由盈转亏。
      “在三板上的市值,都是特别不够参考的。一个业绩调整,一个负面报道,股价就哗哗哗往下掉,完全不可信。”
      机构投资者持仓量大,比较了解公司,还是比较理性的。即便出货,也不会拼命把股价打下来,它也要保证自己的收益。
      散户股东持有100万股,如果要出货,杀伤力巨大。个人没有时间和耐心的,如果决定要出,一两天就要卖完,股价也跌到莫名其妙的地步了。
      “我们每天100多万的成交量,就几十万股,就可以让股价一直往下跌。每次大幅下跌的时候,做市商打电话来问,谁在抛?”
      做市商电话咨询,但并没帮上忙。海林公司几十家做市商,每一家持股量都不大。“没有人跟你同行。我们很早期进来的做市商,收益很大,早就把钱赚了,现在开始逐渐退出。”
      “新三板上的股价是特别不合理,现在成了流动性折价了。二级市场一点点交易,搞得我们后续的融资和资本运作特别难。”在互联网行业的海林公司感受尤为明显。
      “同行几家公司都是几十个亿。就是在新三板上的几家,亏的比我们还厉害,营收也没我们高。它就是协议转让,几个大股东就不卖,那它的股价就一直很高。还融到了很多钱。”张路认为,自己的公司被严重低估了。
      无能为力的等待
      面对跌跌不休的股价,各家公司都曾做过尝试,但无一成功。
      “我们对抗不了大盘,对抗不了做市商。我们选择了沉默,把公司做好,爱怎么着怎么着。” 股价大跌,有上市公司认为是机会,跑过来希望并购。王宏回复他,“你就按照现在这个价格,买5000万股试试。”
      王宏也在反思,也在改变。“我们定增没有到,资本驱动型的做法不行了。我们现在要迅速转变为核心能力驱动。”
      “为什么还要做市?”“精选层万一推出来了呢?精选层总要做市,才能算对新三板忠心耿耿。协议交易实际上是「违规交易」。”
      张路找过做市商,希望看在公司质地还不错的份上出手相救。“主办券商都不愿意出手,我们稳住了股价,最终成了主办券商的功劳。”
      “为什么不转协议?”“哪里有钱把做市商的票都收回来。”
      “股价跌这么多,你为什么不增持?”读懂君问某三板公司董事长,“我个人已经在这个公司上投入了一个亿了。”
      今天,1504家做市公司成交额1.37亿元,做市指数再次收跌。只有不到一半公司有交易,只有10%的公司交易额超过10万元。
      又是一个周一,王宏、李磊、张路们又迎来新的一周,二级市场的K线继续往下走。他们能做的,只有等待。
      注:文中部分公司、人物为化名。

    注:本站有部分文章摘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马上联系删除!